【李斌辉侃语文】(第十五期)学校为何“伪创新”

最近去过很多中小学校,作为专家对它们的一些教改教研课题进行开题、结项的评审,调研它们教改实际情况,发现其中一些学校在教改教研中做得很实,很有创新,很有成效。但也发现很多学校(包括老师)是为教研而教研,为教改而教改,不断地提出个各种新名词、新概念、新模式,创新的口号喊得震天响,但实质性的东西却没有,是一种所谓的伪创新。看来我前些年疾呼的学校不能伪创新’”现在还没有真正的实现。学校(老师)伪创新还有很大的市场。这里我节录我一篇题为《学校伪创新的表现、根源及其应对策略》(2015年发表于《教学与管理》,随后人大复印资料《中小学学校管理》、中国社会科学网全文转载,《现代教育》报等多家刊物摘登)文章中的一部分,以学校为何伪创新’”为题,对当前学校(老师)伪创新的表现和原因进行探讨,并藉此引起我们湛江教育界的关注。

 

 

学校为何伪创新  

通过创新来强校已成为学校的一种选择。学校创新是必然也是必须。但一些学校的创新,并非真正的创新,而是伪创新。为了使学校创新真正科学正确、健康有效地开展,有必要对伪创新的现象进行揭露,探讨其根源,认识其危害,寻求解决之道。  

一、学校伪创新的表现和危害  

我们认为许多学校的创新实际上是一种伪创新,并非是主观臆断,或是故作新论,而是出于科学的理性的辨析。  

(一) 衡量学校创新的标准  

上世纪初,熊彼特从经济学意义上首提创新概念,并创建创新理论。创新是把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关于生产要素的新组合引入生产体系是生产函数的变动,而这种函数是不能被分解为无限小的步骤的。 Joseph·Schumpeter. 1951)之后,创新理论不仅运用到经济学领域,还被广泛运用到科学技术、哲学社会科学包括教育学等领域。  

伊莱恩·丹敦抽象和概括出了创新的四个特性:创造性,即新创意的发现;战略性,即判断是否一个新的、有用的创意;执行性,即把这个新的、有用的创意付诸实施;利益性,即在执行过程中使创意的价值最大化。(伊莱恩·丹敦:创新的种子[M],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 20055. )这四个特性也即判断创新的标准。无创造性,不能说是;无战略性,创新失去目标方向;不可执行,创新只是纸上谈兵;无收益,创新就失去正当性和价值。正如德鲁克认为,创新的判断标准不是科学或技术,而是经济或社会环境中的一种变革,一种价值。(彼得·德鲁克.管理:任务、责任、实践[A].:孙耀君.西方管理学名著提要[M].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1998.375 .

学校创新,就是在构成学校教育的各个要素上产生、推行和开发一些不同于当前和以往的新的观念和做法,促使学校教育质量发生进步性的结果的活动与过程。学校创新的领域包括学校教育的各个方面。学校创新也必须符合创新的四个标准。首先,学校所推行和实施的各种理念和做法必须是新颖的。新颖不是给他人参观展览的表面现象,而是相对于创新主体而言的新鲜之物。一个学校如无现代教育理念,不论其设施设备、使用的现代教育技术如何先进,对师生而言并无实质差异,故而并非创新。其次,学校创新应当自觉地合规律性,尤其是要符合教育规律和人的发展规律,符合自身的战略发展目标,理性而有规划,不是自发、盲目和随意的创新。再次,学校创新应该是可执行的。学校创新只有不脱离其环境,方案涉及的人、财、物和信息的支持为环境或组织所能满足,才具有现实的可操作性。最后,学校创新一定要有收益。需要指出的是,与其他行业和领域不同,学校创新的收益不应体现在创新主体上,而应体现在学校的服务对象,即学生身上。只有有利于全体学生而并非部分或个别学生的发展的学校创新才具有道德上的正当性,否则,即使是这种创新给学校、教师或部分学生带来利益,也将失去其价值和正当性。因为,学校的功能性目标是育人,学生才是学校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归宿。  

(二)学校伪创新的表现和危害  

符合以上四个标准的创新才是真正的学校创新,否则就是伪创新。当前学校伪创新主要表现为以下几种。  

新瓶装旧酒的创新。学校提出或发表的创新口号和行动,非常新颖诱惑人,但只不过用了新鲜的概念和提法来包装,贴上一张自认为创新的标签,实行的还是老一套,或者是别人已经做过的说过的,是文字与形式的游戏。

屁股决定脑袋的创新。学校不顾自己实际情况和特点,盲目引进别人新的做法,全盘他化,听说杜郎口模式好,就学杜郎口,听说洋思模式好,又照搬洋思。或者学校领导突然有了某种创意,不顾是否科学和可行,强行推行,学校一个校长一种创新,或一个校长经常创新,师生无所适从。  

华而不实的创新。学校苦心孤诣在文字上做文章,编新词、开新方,图表、问卷、数据一大堆,最终结果是形成新的规章制度、方案,但规章制度和方案只停留在文字层面,不执行、不落实,或者不能执行不能落实。  

无利可图或是利不当得的创新。创新创新并没给学校、学生带来发展,或者通过一些新的举措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成效没有体现在全体学生的全面发展上,而是比如学校大了,教师富了,学校好了,但教育未好。  

学校伪创新危害极大。伪创新不会对教育发展带来任何有效价值,只会带来负价值,有破坏无建设,是破坏性的创造。伪创新又以创新的面目出现,极具诱惑和迷惑性,其破坏力也就更大更隐蔽。它从轻的方面来说是瞎折腾,劳民伤财,再重些就是遮蔽了当前学校教育中的真正问题,回避了教育教学中的真实矛盾,严重的就是对学生的发展造成伤害。人们还会因此对真创新不信任、不支持,甚至抵制和攻击,从而影响、阻碍真正的学校创新。  

    二、学校伪创新的根源  

一方面学校是一个复杂的自组织系统,在教育变革中会进行自我组织,( Fullan2006)另一方面教育并非就是教育的事,诸多教育问题的意蕴在教育之内、更在教育之外,校外的事情制约并且说明校内的事情。因此,影响学校创新的因素复杂而多样,造成伪创新的原因也复杂多样。  

(一)学校创新动机和目的自利性  

学校创新的动力源有内、外因素,外部因素主要是国家、政府的政策,内部因素主要是学校自身竞争需要和实践者的教育理想。无论何种动力引发的创新,其动机和目的都应定位于在促进学校发展的基础上促进学生发展,实现学校的功能性目标。但在现实中,一些学校创新的动机和目的并非指向学生发展,而是追求其他利益。  

在政策性学校创新中,一些学校用伪创新追求好处。一是赢得时尚或博取政治声誉。对此,伯曼指出,学校为创新而创新的活动完全出于行政之目的,只为使学校显得紧跟潮流。(Paul Berman and Milbrey McLaughlin.2006)霍利则认为,学校创新乃一种象征性政治,旨在表明学校确实回应了外部呼声,并采取了行动,创新沦为公共组织危机公关的有效手段。(Hawley1976)其二,获得经济利益。政府常以胡萝卜(通常是资金或优惠性政策)来诱发学校创新,通过提供一定资源来既促进学校创新,又增加学校的创新力。比如目前上自教育部下自地方的一些创新工程”“创新项目都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学校创新实质上是奔胡萝卜而去,为了能够获得利益而伪创新。  

学校在竞争压力下的创新有两种情况,一是面临生存危机的学校为扭转危机局面而创新,二是无生存危机的学校为自身获得更好的资源,甚至在当地占据垄断地位而创新。从本质上来说竞争性学校创新还是一种自利行为,为了争取资源,学校不会把学生的利益放在首位,甚至会以损害学生利益,或者是保证少部分学生利益而损害大多数学生利益的创新来为自己的竞争服务。

在教育理想召唤下的学校创新最接近创新动力的本质。熊彼特就认为企业家精神是推动创新的灵魂。问题在于教育理想的价值取向和形成动机是多样性的,在内容、边界和层次上也具有差异性和多样性。教育理想可能是人道主义的,也可能是功利主义的。(王东.谁的教育理想推动教育改革——基于一种教育实践哲学的考察[J].当代教育科学,2011(7).)即是说教育理想存在谁的教育理想的问题。我们难以保证学校创新者的教育理想就是理想的教育,也不能保证其教育理想就是学生的或公共的教育理想。基于功利性的教育理想的学校创新自然是一种伪创新,即使创新者的教育理想是理想的教育,但如实现理想的手段不合理,损害了学生当下的幸福,这样为追求合理教育理想的创新也是伪创新。  

(二)学校创新力不足  

学校创新力也称学校创新能力,指的是学校发动和实现创新的能力,它是一个多方面、多层级组合的能力体系,主要可以分为创新认知能力和创新实践能力,前者是理解何为创新的能力,后者是实践如何创新的能力。  

学校创新认知能力不足,主要体现在学校不能正确认识创新的本质、内涵、评价标准,以及诸如创新与传统、建设与破坏之间的关系。目前很多学校患上的创新饥渴症就是典型的创新认知能力不足的症状。在这些学校中,创新一定是好的成为一种集体意识或者是集体无意识,必须创新成为学校的思维定势和实践惯性。学校言必称创新,行必要创新,创新庶几是人人趋之若鹜的花车,包治学校教育百病的灵丹妙药。创新被理想化、肤浅化、简单化、庸俗化、非理性化。亚伯拉罕森就说,当创新成为一种时尚时,对组织的负面影响也随即产生。(Eric Abrahamson1991  

学校创新实践能力是将创新设想转化为行动,并取得成效的基本手段。以裴娣娜教授为首的团队,对中外学校创新理论和实践进行了长期全面的研究,结合我国国情,建构了一个完整的学校创新实践力评价指标体系。认为学校创新实践力体现在4个特质、个单元、24 个要素当中。整个能力体系围绕四个方面展开办学理念、办学目标组成的价值目标系统;课程开发、课堂教学、班级建设组成的育人模式系统;人事制度、组织管理制度组成的制度与管理系统;战略性谋划能力、领导者品格组成的校长领导力。(裴娣娜.孙鹏.学校教育创新力研究的几个基本问题[J].中国教育学刊,2008(6. 可见学校创新实践能力要求之广,要求之高,非所有的学校都能具备。  

当学校创新之心有余,创新之力不足,只凭勇气和热情去创新时,要么是失败,要么就是伪创新。

    三、学校创新中路径依赖严重  

路径依赖指的是旧有的制度,会沿着既定的方向不断自我强化,形成惯性,即使更为先进或优良的新的制度出现,也可能由于晚人一步而无法被接纳或采用,或被闭锁在当前被动状态,无法解锁除非有足够的力量克服最初创造的惯性,那么这一被创造的模式将持续下去。(  BGuyPeters1999)路径依赖说明了过去的绩效对现在和未来的强大影响力。  

在学校创新中,传统文化、旧的教育观念、模式和评价标准、学校和教师的惯习、利益等等都有可能是创新中被依赖的路径。以利益博弈为例,创新破旧立新,使现有利益格局发生改变,这既为学校、教师追求新的利益提供了契机,也对某些群体和个人的现有利益造成了挑战,引发利益生态的重新洗牌。在此过程中,所有创新主体和利益主体都会对新、旧给自己带来的利益(非公共利益)或者风险进行预测和评估。当预期的利益小于现在的利益,风险大于目前风险,他就会维持现有状况。也即是出于对未知的恐惧和本体性安全的忧虑,以伪创新来应对。而学校自身也存在低成本偏好,当创新须付出高成本时,就可能以不用付出成本或者低成本的伪创新应对。如近来创新的招生制度校长实名推荐招生,本意是为了革除传统招生制度的弊端,丰富和发展人才培养模式,创造有利于不同类型优秀学生脱颖而出的环境。但是,以考试分数决定学生优秀与否是我国一直来的评价方法,目前还未有其他令所有人信服(特别是利益主体学生、家长)的优秀学生评价方法。而校长又不想放弃实名推荐的机会,因为它会给学校带来名声等好处。经过博弈,校长最终还是最方便地以学生的考试成绩来推荐,结果这项创新又落入了以考定终身的窠臼,创新有名无实。  

美国学者唐斯和莫尔认为,在创新活动中存在公正判决点象征性采纳点,创新行为介于二者之间。公正判决点即是创新实践者在试行某种方案之后,凭经验对成本和收益作精准评估,如超过此点,即放弃创新。象征性采纳点,即只是边缘性地采用新观念,而不涉足任何风险,是在不承担风险的情况下获得创新名声。( DOWNSGWMOHRLB.1979)这也很好地解释了路径依赖对伪创新出现的作用。  

    四、对学校创新的监管机制缺失  

学校创新监管机制是学校创新中重要的一环,是理应包含在学校创新之内的。但现实是在学校创新中监管机制的研究和实践明显缺失。  

如果是自上而下的政策性创新,很多时候教育行政部门只是要求学校填写各种表格,根据表格来认定学校是否创新,如何创新,创新得如何。这就给了学校以伪创新来应对政策获得利益的机会。而至于学校自下而上的“草根”创新,教育行政部门几乎不会过问。学校创新中也可能有监控,监控主要有两种形式,一是来自于上级对学校创新情况的主动检查,二是来自于学校的工作汇报。可这两种形式都可能流于形式:学校总能让领导看到和听到的都是学校希望他们看到和听到的,学校在工作汇报中报喜不报忧,也就出现了对于创新运行情况的虚报、瞒报和假报的各种造假行为。  

另外,在现有体制下,学校创新决策几乎是校长一人说了算,即使因伪创新带来重大损失,也鲜有人或学校受到问责,这就造成学校创新敢于随意。而对于那些伪创新,也无人去研究总结原因,分析它造成的危害,而是一轮接一轮的学校创新方案走马灯似的出台。正应了这样一个结论:“教育改革的历史反映了这种倾向,当改革观点没有被完全实现时,努力就失去了动力和可信度。这种倾向被移到了一个更紧迫的新的兴趣学校发展变革研究点上,而不是评价和反思这些努力面对的障碍。”(唐娜·伊·玛茜.帕特里克·杰·麦奎兰.学校和课堂中的改革与抗拒—基础学校联合体的一项人种志考察[M]. 白芸等译.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292.  

以上是我对一直以来学校(老师)“伪创新”原因的分析,当然我也曾提出解决的策略,限于篇幅,不在此赘述。其实分析了原因,提出了策略,也没多大用处,因为这只不过是我自己的“杞人忧天”或者说“自话自说”。在目前的现实中,谁会管他真创新,伪创新呢?不管黑猫白猫,能够捞到好处就是好猫。这样的现状又岂在教育界呢。

  

更新时间:2018/1/8 15:37:34  更新单位:本站原创点击:634

  • 标识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