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斌辉侃语文】(第十六期)语文课学了什么

与一群学生闲聊,提到一个故事。明朝程敏政,幼时聪慧,人称神童。程10岁时,宰相李贤欲把女儿许配与他,请他吃饭。李贤指着席上果品问:“因荷而得藕?”程敏政回答:“有杏不须梅。”李贤很满意,就把女儿许配给程敏政了。我就问学生,大家发现了这一问一答的妙处了吗?可是,不知是不想回答还是真的不能读出其妙处,十几人竟无一人回答。直等到我解释了其中的(荷谐何)(藕谐偶)(杏谐幸)(梅谐媒)后,才有人“哇塞”地豁然开朗。

 

   

 

无独有偶,有一次在一个班跟学生讲“识字写字”教学,提到了朱淑真的字谜诗:“下楼来,金钱卜落;问苍天,人在何方;恨王孙,一直去了;詈冤家,言去难留;悔当初,吾错失口;有上交,无下交;皂白何须问;分开不用刀;从今莫把仇人靠;千里相思一撇消。”要大家猜一猜,这其中隐含着那些汉字。可也是鸦雀无声,无人能解。也是等我解释后,才“原来如此”。我原本是以此来引出汉字的识字写字教学应该注意汉字的特点,这样会事半功倍,学生也会感兴趣。可是结局竟是这样。各位想想,这节课我还想上下去吗?  

我真的很伤心。因为,这本来就不应该是大学生回答的问题,这太低级了幼稚了,可居然还不能回答出来。从小学到高中,我们已经整整学了12年的语文,竟然还不能形成语感,还不能领悟到汉语文字的特点与魅力。不知这些年来的语文课,学了些什么?我跟一位学生谈起,学生说,我们语文课,就是分析来分析去,就是做题,哪接触过这些啊。  

我记得,我读中学时,字谜、对对子、写藏头诗等等都是我们的游戏,而且常常入迷。比如,我们用自己读过的书,看过的电影来对对子。我印象中还有的电影对子如:《白莲花》对《红牡丹》,《黄土地》对《红河谷》,《三进山城》对《四渡赤水》,《芙蓉镇》对《荷花淀》,《珊瑚岛上的死光》对《尼罗河上的惨案》等等,当然还有更长的,如《大河奔流》《浪淘滚滚》《怒吼吧黄河》对《小城春秋》《杜鹃声声》《祖国啊母亲》。后来冯巩好像也有这样的电影对联的相声,超逗。我们还会把全班同学的名字做成对联,或者写出藏头诗。甚至还会用真的好玩。对语言文字的感悟、驾驭能力也在玩中形成、提升。  

语文,就是语言文字的游戏,语文课就是玩文字游戏的课。我们总是强调通过学语文获得什么什么,促进什么什么,唯独就不重视通过学习语文形成语言文字运用理解欣赏的能力,就是不去重视言语本身,而是去学言语附带的东西。我曾和一些语文老师交流,我说如果我请你用以下几句话教学,你让学生学什么。这几句话是“一把普普通通的剪刀,一张普普通通的彩纸,剪猫像猫,剪虎像虎,剪只母鸡能下蛋,剪只公鸡能打鸣”。老师们有的说学到中国的剪纸艺术的神奇,有的说学“像字造句”,有的说学朗读。当然,这些应该说都可以的。但很遗憾的是,没一个老师说要让学生学到这几句话的妙处。其实,就那么简简单单几句话,其中包含了很多汉语的美妙。如果是这样学语文才有意思。我有时觉得,上语文课,还不如去看“汉字书写大赛”、“谜语大赛”,或者现在正在热播的“成语大赛”。

   

更新时间:2018/1/10 21:56:00  更新单位:本站原创点击:621

  • 标识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