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红楼】(第十期)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贾雨村

 

  最近两天被杭州纵火保姆案刷屏,从目前了解的情况看,雇主家对保姆算是非常好了,包吃包住薪资近万、豪车随便开、借款十万、谅解了保姆的盗窃行为,而保姆却纵火烧死雇主妻子和三名可爱的孩子,这是何等悲剧。所以一时之间,希区柯克、农夫与蛇、斗米养仇、边界感、反歧视等关键词都出来了。而我想说的是,忘恩负义的又岂止是这一个保姆,什么时代什么社会背信弃义都是大把存在的,但是未必为人所识,反而能矫饰美名。我印象中《红楼梦》中受人资助过的人有贾雨村、刘姥姥、贾芹、秦钟,其中秦钟早死,不足为论,刘姥姥在贾府遭难的时候,搭救了要被狠舅奸兄毁掉的巧姐,许多红学研究者推断小红和贾芹最后对落魄的宝玉、宝钗夫妇多有救济,这让我们看到世情不是一味淡薄,看到人性的光辉。而贾雨村,是全书中最令人齿冷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却披着斯文儒生的羊皮,趋炎附势、欺世盗名。那么贾雨村,何许人也呢?

  雨村者姓贾名化,表字时飞,“也是诗书仕宦之族,因他生于末世,父母祖宗根基已尽,人口衰丧,只剩得他一身一口,在家乡无益,因进京求取功名,再整基业.自前岁来此,又淹蹇住了,暂寄庙中安身,每日卖字作文为生,”寄居葫芦庙内。后来在甄士隐的资助下进京赶考,中了进士,做了知府,后被革职,又借林如海、贾政之力谋了应天府知府一职,后来步步高升,“补授了大司马,协理军机参赞朝政”,但是最终“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杠”。

  曹公在封建极权的时代,尽量不写政治不写官场,如果无法避开,也是歌颂皇恩浩荡、海晏河清,但是《红楼梦》涉及的四大家族巨变,无可避免要涉及政治,太监索贿、官场斗争,作者言简义丰,勾勒出时代风貌。贾雨村是《红楼梦》中用较多笔墨写的一个官场人物。贾雨村很重要,他是引子也是线索人物,是贾府覆亡的见证,全书从他开始,由他收束,文中说借他的“假语村言”,再由曹雪芹在悼红轩中,批阅十载、增删五次,敷衍而成《红楼梦》。第二,他的追求和遭遇,还体现了《红楼梦》一书的主旨,即“好即是了,了即是好”,具体指人生巨大幻灭感中的“因嫌纱帽小,致使枷锁扛。”在第一回里作者写甄士隐与贾雨村的他们短暂的交往,实际上是作者预先就全书的主旨作了一个简单的架构:真儒士和假道学之间的的不同表现和命运。而甄士隐最后的家道不幸、女儿被拐,最后看破红尘而跟随跛脚道士(渺渺真人)出家的经历,也迎合了“真事隐去”的意图,即真理在现实中无法被人所广知,只能回归天道。而贾雨村之后的飞黄腾达,也代表着“假语村言”,即借着这一“假象”来昭示出红尘世俗的种种兴衰规律,这即是后来作为全书重点的贾府兴亡的缩影;第三,贾雨村的形象既丰满独特,又是有时代性、代表性的,是非常典型的官场人物,也提供了社会图景。

  那么贾雨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首先,他全然不同于古代旧小说中奸恶之人的猥琐形象,书中借甄士隐家的丫头,后来成了贾雨村的夫人的娇杏(侥幸)的眼睛看到“敝巾旧服,虽是贫窘,然生得腰圆背厚,面阔口方,更兼剑眉星眼,直鼻权腮.”“这人生的这样雄壮,却又这样褴褛……又说他必非久困之人。”可谓仪表堂堂,甚至有儒家的“大丈夫气”。

  另外,贾雨村有才,他即兴赋诗,脱口成章,中秋佳节,“对月有怀,口占五言一律:未卜三生愿,频添一段愁.闷来时敛额,行去几回头。自顾风前影,谁堪月下俦?蟾光如有意,先上玉人楼。雨村吟罢,因又思及平生抱负,苦未逢时,乃又搔首对天长叹,复高吟一联曰:玉在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后来兴之所至,又口占一绝:“时逢三五便团圆,满把晴光护玉栏.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他的才华和抱负不禁博得了甄士隐的赏识和资助,还获得了林如海和贾政的认可和帮助。第十七回中,贾政与众清客准备为大观园各处题联。贾政提议“我们今日且看看去,只管题了,若妥当便用,不妥时,然后将雨村请来,令他再拟。”他的形容才华为他一路开绿灯,走进官场权力决斗场。

  雨村对于娇杏回头看他的误会和感念,与其说是渴慕爱情不如说是对于自我的赏识和肯定,落魄之时女子的目光鼓励了贾雨村不甘人下的心。也是这份自信使他在与甄士隐这样的乡绅望族交往中,始终不卑不亢,相邀即至,士隐有贵客告罪后去接待,贾雨村也不以为意。中秋节,与士隐宴饮,慨叹说:“非晚生酒后狂言,若论时尚之学,晚生也或可去充数沽名,只是目今行囊路费一概无措,神京路远,非赖卖字撰文即能到者。”“士隐不待说完,便道:‘兄何不早言.愚每有此心,但每遇兄时,兄并未谈及,愚故未敢唐突.今既及此,愚虽不才,义利二字却还识得.且喜明岁正当大比,兄宜作速入都,春闱一战,方不负兄之所学也.其盘费余事,弟自代为处置,亦不枉兄之谬识矣!’当下即命小童进去,速封五十两白银,并两套冬衣。又云:‘十九日乃黄道之期,兄可即买舟西上,待雄飞高举,明冬再晤,岂非大快之事耶!’雨村收了银衣,不过略谢一语,并不介意,仍是吃酒谈笑。那天已交了三更,二人方散。”第二天去请,雨村却已经当天五更上路进京了,说`读书人不在黄道黑道,总以事理为要,不及面辞了。'"

  一段叙述,贾雨村态度洒脱,收银时貌似“并不介意”,实际却是心下大喜,不等天亮就急切仓促动身,足见功名心切,待时久矣,虽然无可厚非,然而对于甄士隐这样的雪中送炭的义举,却并没有过多情感流露、言辞表达。有人评论说是雨村性“真”,不拘泥虚情俗套,但我觉得如果有感动感激之情,不一定用俗套虚情的语言表达,但是大多会有所流露,否则真有点儿对不住士隐的这番肺腑之言。不流露却心存感激,重情重义的人让我想起管仲,管仲在好朋友鲍叔牙面前表现得贪财怕死,而且从来不解释不分辨,鲍叔牙却能完全理解,这是好友的默契,而最关键的是管仲都清清楚楚地记得,明白鲍叔牙的这份知己之情。贾雨村一出场就是不俗的,但是他终究是洒脱不羁、心无挂碍,还是城府太深,真情太薄呢?甄士隐助人不冀回报,但贾雨村是不是管仲这样的人呢?我觉得不是。

  再回本地,甄士隐已经失女毁家,随道士飘然而去,贾雨村并非礼贤下士,下帖相邀,而是让人锁了甄士隐的岳丈来问话,大约只因为在轿子里看到了街边买线的娇杏,最终问甄家娘子要那娇杏作二房。做了知府之后,“虽才干优长,未免有些贪酷之弊,且又恃才侮上,那些官员皆侧目而视.不上一年,便被上司寻了个空隙,作成一本,参他生情狡猾,擅纂礼仪,大怒,即批革职。该部文书一到,本府官员无不喜悦。雨村心中虽十分惭恨,却面上全无一点怨色,仍是嘻笑自若,交代过公事,将历年做官积的些资本并家小人属送至原籍,安排妥协,却是自己担风袖月,游览天下胜迹。”

  贾雨村第一次做官,不懂官场之道,栽了个大跟头,他不知道在官场才干不是主要的,有上下级尤其是上级的支持才是主要的。而且他本性的贪婪、不仁也显露了出来。不过,再一次佩服其城府,越是落魄失意越嘻笑自若,“担风袖月”其实是寻找政治资本,寻找机会。最终通过贾政,谋得金陵应天府尹一职,抱上了贾府这条大腿,便不松手。第三十二回宝玉抱怨道:“有老爷和他坐着就罢了,回回定要见我。”想来去贾府颇勤,得贾政信任颇多。

  贾雨村做过的两件最招诟病的事,一是恩人甄士隐的女儿英莲官司撞在他的手上,他权衡厉害,不念旧恩,罔顾王法,胡乱地判案并向贾府邀功;二是他听说贾赦想买石呆子的古扇,石呆子不卖,“便设了个法子,讹他拖欠了官银,拿他到衙门里去,说所欠官银,变卖家产赔补,把这扇子抄了来,作了官价送了来。那石呆子如今不知是死是活。”贾府逐渐没落,但是贾雨村的官路却越走越亨通,却慢慢越发没有底线,正如"智通寺"门旁的对联所说:“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想回头时早已晚矣!

  细看“葫芦僧乱判葫芦案”一节,非常精彩,听了冯渊家仆的讼词,雨村大怒“岂有这样放屁的事!打死人命就白白的走了,再拿不来的!"当即要发签差公人抓人,看到门子使眼色儿,心中疑怪,密室询得门子身份和护官符,颇为震惊,听说英莲际遇,也为之叹息,“这也是他们的孽障遭遇,亦非偶然.不然这冯渊如何偏只看准了这英莲?这英莲受了拐子这几年折磨,才得了个头路,且又是个多情的,若能聚合了,倒是件美事,偏又生出这段事来.这薛家纵比冯家富贵,想其为人,自然姬妾众多,滢佚无度,未必及冯渊定情于一人者.这正是梦幻情缘,恰遇一对薄命儿女.且不要议论他,只目今这官司,如何剖断才好?"但话锋一转,回到询问官司处置。门子知道贾雨村根底,提议让他顺水推舟,做顺水人情,想来雨村在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后心中已有定论了,但是他不会坦承,听了门子的话后,他开始唱高调说:“你说的何尝不是.但事关人命,蒙皇上隆恩,起复委用,实是重生再造,正当殚心竭力图报之时,岂可因私而废法?是我实不能忍为者。”被看透官场的门子冷笑劝谏“大丈夫相时而动”,“趋吉避凶者为君子”。 雨村又作态“低了半日头”又追问门子做法“依你怎么样?"听了门子的两全建议后,不由满意地笑了,但还是说“不妥,不妥.等我再斟酌斟酌,或可压服口声。”第二天依计而行。最狠的是对于帮他处理棘手案件,保官献符的故交门子,“又恐他对人说出当日贫贱时的事来,因此心中大不乐业,后来到底寻了个不是,远远的充发了他才罢。”门子看透官场却没看穿人性,贾雨村在向门子咨询时的亲热、谦和全是面上的权宜,为了让门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事情完结了,门子就成了不安的余绪,雨村心狠手辣,不顾念旧恩也不会念及新情。

  这桩案件或者说贾雨村官复原职是一个转折点,是他从不会做官到会做官的转折点。从依仗才干到依仗靠山,从循事理念皇恩到徇私枉法念人情,从这时的被动作恶到后来主动作恶,视民如草芥,构陷石呆子讨好贾赦,一个封建官吏蜕变为满嘴仁义道德、祖宗国法,却作恶违法的伪善之人。而执法者坏法,庶民还有什么希望。

  贾雨村的结局是用来警醒世人的,续书第一百二十回写“贾雨村犯了婪索的案件,审明定罪,今遇大赦,递籍为民。”作者的原意贾雨村一定是“枷锁扛”的,可能是被流放到苦寒之地。我觉得贾雨村在贾府落败后落井下石是非常可能的,因为这个人根基就不够好,在“判葫芦案”后,已经逐渐丧失良知。有红学研究者认为宝玉出家后,宝钗因为没有子女,就回到薛家,后来再嫁给贾雨村,最后和贾雨村一起以罪身被流放。以夏金桂之恶,薛姨妈的糊涂软弱,薛蟠的无能,宝钗回娘家的日子想也艰难,然而嫁给贾雨村这样的人和遭遇这样的命运,更是对于宝钗的荼毒了。这个推断是非常可能的,贾雨村这个人与贾府越来越近,这条线一定和贾府有更多的交织的,最关键的是“钗于奁内待时飞”所代表的预示,“时飞”是贾雨村的字,《红楼梦》一书精编细作,暗示谶语非常之多,处处有着落有照应,绝不可能是纯然的巧合。如果真是如此,读者就会一面悲悯薄命司的巾帼领袖宝钗,一面厌恨贾雨村。

  脂砚斋评的“奸雄”两字是恰当的,雨村其人有才干、志向、眼界、韬略,城府极深,能屈能伸,又官至显贵,堪称一个“雄”字;同时又利欲熏心、恩将仇报、虚伪狡诈,实在是个奸人。

  按照今天的说法,贾雨村算犬儒主义者。徐贲说“现代犬儒主义是一种精致的道德虚无主义,一种集体的假面游戏。犬儒主义能机敏地看穿道德面目后面的自私、贪婪、嗜权、阴谋和欺骗,擅长于察觉现实与假面的距离、冲突和矛盾。但是,由于它的道德虚无主义,它并不拒绝假面,而是在清醒的状态下,自己也加入假面的游戏。正因如此,他的看穿并不能成为一种有道德抵制作用的知识。这种犬儒主义并不直接持非道德的立场,而是更像为非道德服务的道德——犬儒智慧的模式是把诚实和正直当成不诚实的至高形式,把道德当成放荡的至高形式,把真实当成最有效的谎言形式。因此,在现代犬儒主义眼里,正直与卑鄙、诚实与虚伪、道德与堕落、真实与谎言之间并没有实质的区别,只不过是一个比另一个合法,掩饰得更好而已。齐泽克因此说,碰到强盗打劫勒索敛财,犬儒主义者的反应是,合法的赚钱其实是更有效的打劫和敛财。”

  雨村已经不相信封建忠孝节义那一套,但是却带着假面游戏,表现得诚实、正直,在虚伪腐败堕落的官场如鱼得水,用合法的手段敛财和谋私,所以说他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是当代的犬儒。他和贾政不同,贾政是真的信奉四书五经、封建帝王提倡的价值观,他平庸但是忠诚,但是贾雨村面对堕落的人性、腐朽的制度,即便他选择相信也无法相信,这更是时代的悲哀。

  当代不乏贾雨村,官场不乏雨村的影子,更可怕的是北京大学钱理群教授说:“我们的一些大学,包括北京大学,正在培养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这种人一旦掌握权力,比一般的贪官污吏危害更大。”所谓有才无德危险品。

  《红楼梦》中没文化的农村老太太刘姥姥,登门告贷有羞耻之心,受人恩惠有感激之情,恩人遇难,有救助之义气。反而是四书五经读遍的贾雨村表现了人性的堕落。古语“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然而,这句话放到今天已经不适当了,君不见杭州保姆纵火案,厦门公交车纵火案,这样的底层之恶不乏其人。读书人变成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而贩夫走卒就更是奉行赤裸裸地功利规则,所谓礼崩乐坏不过如此。传统道德早已丧失,新的道德还没有建立,这岂是背诵价值观所能够解决的?所以当代中国匡扶正义,匡扶道德任重道远,需要多个层面共同努力,可冀希望于未来。

更新时间:2018/1/12 10:05:07  更新单位:原创 2017-06-28 [大家语文]点击:701

  • 标识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