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斌辉侃语文】(第二十二期)诊治学生作文“失语症”

    学生作文“失语症”,并不是说学生不会写话,而是说中学生在作文中失却了个人话语、个性话语,文章中充斥的是意识形态话语、空泛的套语滥调、造作的矫情假意。对学生写作中的失语症,我们必须找病因,开处方,用好药,加以诊治。

       学生作文“失语症”的症候

     所谓作文“失语症”,并不是说学生不会写话,而是说中学生在作文中失却了个人话语、个性话语,文章中充斥的是意识形态话语、空泛的套语滥调、造作的矫情假意。请看病例:1.一学生写《母亲》,结尾写道:“我们的祖国不正是我们的母亲吗?她像千千万万个平凡而伟大的母亲一样,哺育着她的儿女……”2.给出一段材料:有人拦腰切苹果,发现苹果里有星星———果核呈五星组合。有同学竟联想生发为:“五星” 象征着五星红旗,代表祖国,吃苹果时要想着祖国。3.要学生写 《游东海岛》,有学生写道:“……我看见一只军舰在大海里游弋,我们的幸福生活多亏了这些军舰,顿时我觉得我肩上的责任很重,我们是新世纪的骄子……”接下来作者用了近300 字的篇幅抒发自己对军人的仰慕和自己向军人学习的决心。

    有个重点高校的学生回忆:“我们班有一次语文测验,考完试之后,老师复印了49分以上的优秀作文发给我们,结果大家用的都是差不多的事例,6篇作文中,李白被夸了4次,屈原被夸了3次,岳飞被夸了3次,外带秦桧被批斗了两次。”“无论是什么作文,都采用同样的模式,遵循龙头、猪肚、凤尾的标准,开头说明总论点,接下来列三个分论点,配上三个事例,最后用名人名言升华主题”。 刻板思维和套路反应的背后是空洞和浮泛,个人的话语常常被宏大的叙述、议论所代替。可见,中学生的“失语症”就是空洞浮泛、众口一词、人云亦云、千篇一律。由此,个性化的思想和语言逃逸得不见踪影。这种症状实质上也是群体化失语的一种表现。


       学生作文“失语症”的病因

    学生写作“失语症”产生存在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结果。从当前来说,与以下因素密切相关。

    其一,传统语文教学中个性话语缺失。首先,在教学方法上,我们过分注重对课文“主题思想”的挖掘,对作品理解存在单一化和绝对化现象。同时,在作文教学中,我们过分强调思想教育价值,学生因而牵强附会地发议论,不露真情,更缺童心。有的教师要求写真人真事,但总是强调思想高度,因而导致学生只能学成人生搬硬套地谈感想,以表现其崇高的思想境界,于是生拉硬扯、升华拔高成为惯性,学生自然失去了自己的个性话语。

    其次,语文教材的话语内容和话语方式存在个性缺失。从小学到高中的语

    文教材选入了众多的领袖、伟人的作品或众多的领袖、伟人的事迹,这自有其合理的一面,但总的来说,这些作品或人物缺乏一个普通人所应有的个性深度。在话语方式方面,作为“例子”的课文忽视了青少年思维、语言与成人的差异,强迫未成年的中学生服从、模仿成人的思维和语言,学说大人的话,逐步丧失了表述的习惯,进而丧失了表述自我的能力。

    其二,教师的话语权威限制了中学生个性话语的发展。即使在师生关系最为强调平等的今天,“师道尊严”的古训依然深存于学生的心灵。教师在学生面前有着绝对的话语权威,学生在教师面前永远是 “弱势群体”。由于教师的话语表达依赖语文教材的内容,因此依附于意识形态的教学话语把学生从鲜活至诚、性灵独具的生活话语、文学话语、情感话语中剥离开来,同时也限制了学生的话语自由。在学生的个性、自主与创新意识、主体意识日渐萎缩与泯灭的同时,趋同、顺应、盲从的心理日趋形成:学生的话语无法负载个性化真实的情感,从而患上虚假编造、矫情伪饰、言不由衷的“失语症”。

    其三,受高考作文的影响。高考是指挥棒,高考作文评价标准如何,直接影响到学生写作的趋向性。那种种被高考语文试卷评阅者所喜欢的文风、话语模式,往往被后来的高考生效仿。从目前各种所谓“满分作文”来看,很多就是一种刻板套板作文。比如,很多阅卷者喜欢铺陈排比的“华美”句子,结果,全国学生把排比句用到了极致。以致有人说:我对排比句没有意见,更没有深仇大恨,但是我现在看到排比句就想吐。……这一代人真是把排比句害苦了,我为排比句感到悲哀!最要命的是,高考作文一定要强调“思想健康、主题深刻”,未成年的孩子们为达这一标准,就只能豪言壮语,言不由衷了。

    其四,受社会话语大环境的“污染”。留心当今学生的话语大环境,不难发现他们正被一种虚假、浮躁的语境所“污染”。学生在家“听父母”的 ,在 校“ 听老 师 ”的,在社会上“听报纸”“听新闻联播”的,结果不敢说、不想说、不愿说。而在这“三听”中听得最多的又是假话、套话、官话、废话。长此以往,学生思维懒惰、受阻,思想贫乏,以流行为好,时尚为高,面对纷繁的世界,只能不知所云,或人云亦云。结果作文是少年老成,为突出政治而乱贴标签,少的是灵气、童心、真情以及丰富的想像力。于是,作文成了千篇一律的“八股文”。如有个同学写自己的班主任改革班级管理、关心学生,文笔不错,可是他在最后发表议论:这是实现什么什么梦的体现。显得太突然了。

       诊治学生作文“失语症”的处方

    要诊治学生作文“失语症”,我们可从以下几方面开处方,用猛药。

     第一,改革模式化的作文教学。首先,在作文内容上要淡化主题,强化观点。提炼主题在中学生写作中成了修炼思想的代名词,学生常常为了追求文章的“高尚”主题“带着镣铐跳舞”,从而失却了自己的个性话语。而作为人们对客观世界的看法,可大可小,可正可反,不拘一格。这样学生就可以充分发挥创新潜能,写出个人的思想风采,说出自己的话语来。其次,在作文形式上摒弃实用主义的“应试八股文”,不妨以写随笔为主。随笔,不拘形式,不限文体,不计篇幅;心意所向,笔触所至;贴近生活,远离作假;无被动之困惑,有随意之乐趣。这样,学生就会“情动而辞发”,畅所欲言,抒写性灵,言说自我。再次,在作文训练中要注重学生的语言积累和情感熏陶,少一些方法技巧的“传授”。传统的重方法训练、轻语言积累和情感熏陶的作文教学模式带来的后果,是师生双方的情感缺席和灵性泯灭,是学生语言积累的极端贫乏。第四,作文的测评标准,不要片面强调“思想性”,不要引导学生“上挂下联,任意拔高”。另外语文老师的写作水平,对孩子们的写作能力影响也深远。

    第二,打破教师和教材的话语“垄断”,还学生话语权。所谓话语权,对于个性化的写作主体——学生而言,就是在文章中自由表达自己的感受、情感与认识的权利,也就是学生讲真话、抒发真情实感的权利。话语“垄断”指的是教师在指导学生写作,教材在给予学生写作范式时,不恰当地运用话语指令和规则,对学生的话语权利的限制、束缚和剥夺。语文教育工作者要牢固树立以学生为主体的作文教学和教材编写理念,培养自我反省的批判精神,要以开阔的视野,带着更加开放的心怀,善于倾听新一代独特的、年轻的声音,让学生拥有自由飞翔的心灵,拥有想像、创造的浓郁氛围与广阔天地,还他们自由的话语权。


 

    第三,高考作文命题和评价的改革。这一点可能比较难,但也应引起注意。命题应该接地气,接近孩子们的生活。应该通过作文考察孩子的语文能力,以及孩子对生活的熟悉度和热爱度,而不仅仅是通过高考去选拔“思想健康”的人,更不能让孩子无话可说,胡编乱造。我曾在一些文献中看到民国时一些大学的高考作文题目,很是有感触。比“如衣服的功用、女衣和男衣的比较、现在社会上最流行的帽类、我最喜欢穿的鞋子、饮食为什么一定要有时、多吃的害处、我最喜欢吃的食品、烧饭法、我理想中的屋子造法、中国的家庭制度怎样改革、怎样可以和邻人和睦”等等。要让高考作文命题卸下命题的包袱,让作文归作文,政教归政教。作文命题要以测试学生语言表达能力和作文能力为宗旨,要倡导学生对生活的独立观察、真切感受和清新表现。

    第四,营造真实的、民主的、平等的社会话语大环境。这个与第三点比较起来可能难度更大。环境对人的影响深刻而久远,要一个中学生生活在一种虚假、浮躁的社会话语大环境中而不患“失语症”,恐怕很难。因此,营造一个真实的、民主的、平等的社会话语大环境,对治疗中学生的“失语症”来说,不啻为一剂良药。这不仅需要语文教育工作者的努力,更需要全社会的参与和重视。当这样的一个话语大环境形成后,学生自主、自由、酣畅、张扬着主体生命的个性话语空间也就形成了,“失语症” 也就失去了它孳生的土壤。

 

更新时间:2018/3/13 11:37:52  更新单位:2017-10-31 李斌辉 大家语文点击:1151

  • 标识证书